奔腾思潮:温承泽》拜登政府的伊朗考验 - 海纳百川 - 言论

2022-11-04 15:08 来源: 张国荣


拜登竞选时承诺要重振美国在世界的领导地位、要重新创建与盟友的关系,要改变川普的单边主义。然而,拜登的对伊朗政策将会考验著与盟友的合作是否能够产出比川普时期的单边主义更好的结果。

川普于2018年单方面退出了与伊朗于2015年的签下的核协议(JCPOA),并随后施行“极限施压”(maximum pressure)的经济制裁,而伊朗也因此拒绝再遵守核协议的内容。对此,拜登承诺若伊朗重新遵守美国将重回核协议并解除制裁;而伊朗的目标则是正好相反:美国先解除制裁并回归核协议,伊朗才会再次遵守协议内容。有一方将得要让步。

今年二月中旬,国务卿布林肯(Anthony Blinken)在一场与法、德、英外交部长的会议后,表示美国接受欧洲居中协调美伊谈判的提议。而伊朗却在2月28日正式拒绝会谈邀请,伊朗外交部发言人随后提到美伊双方都应该做些让步会谈才有意义,并呼吁拜登政府解除川普上任后对伊朗实施的所有经济制裁。拜登固然希望透过重返伊朗核协议阻止伊朗获得核子武器,但现在的大环境对美伊谈判而言,可谓相当不理想。

2月15日,美国在伊拉克艾比尔(Erbil)的基地遭受火箭攻击,造成一位承包商身亡,包含一位美国军人的九位美国人受伤。对此,美国国务院承诺将“对该负责的人咎责”,该负责的人是谁?此次攻击几乎可以确定是由伊朗所支持的伊斯兰什叶派好战团体,在有著伊朗明示或暗示的许可之下所进行。

作为回应,2月25日拜登政府对由伊朗支持的叙利亚好战团体进行回击。此一回击固然有其警告意味,但在此之前拜登却是在对伊朗问题上做出重大让步——这传递出的信息似乎是美国急于要回到伊朗核协议,尽管可能损害美国国家利益。

美国若急于寻求重启伊朗核协议,将危及美国与中东地区盟友的关系与前朝政府在该地区所斩获的成就。去年,美国盟友以色列开始和过往阿拉伯世界的敌人破冰——在美国周旋之下,以色列于去年8月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签下了《亚伯拉罕协议》(Abraham Accords),打开双边关系正常化,随后巴林、苏丹、摩洛哥加入此协议,甚至有传闻沙特阿拉伯也有意愿加入,这象征中东地区和平的重大突破。然而,使得以色列与阿拉伯世界团结的重要催化剂就是来自伊朗的威胁,这说明为何这些国家如此强烈反对美国重返伊朗核协议。若拜登执意回归核协议,将危及美国与这些重要中东国家的关系,得利者将会是伊朗。

美国前驻联合国代理大使米尔斯(Richard Mills)于2月19日宣布美国将撤回川普政府承诺将对伊朗重新实行联合国制裁的主张,其中包括了武器禁运的制裁。这项川普政府的主张于去年提出时在联合国引起极大争议,但是在拜登政府撤回此项主张以后,似乎意味著美国政府已承认伊朗有权购买雪铁龙武器。此举似乎有违国务院“对该负责的人咎责”的承诺。

另外,拜登政府更是解除了前朝川普政府对也门胡希反政府军“恐怖分子”的指定,并撤回对该组织的制裁。这对长期资助该组织的伊朗而言,是再好不过的消息了。在美国做出上述重大让步以后,伊朗的回应却是威胁要大幅度限制国际原子能总署(IAEA)对其核能发展的监控,美国与欧洲盟友虽警告伊朗要仔细斟酌此举的后果,但伊朗可能会视美国做的让步看出美国急于回归核协议,进而认为美国的警告仅是口头表示不满,不会有实质影响。

美国希望伊朗重新遵守2015年的核协议,而后再进行更进一步的谈判,最终达成更广泛的新协议;而伊朗仅表示其愿意回到2015年版本的协议,并要求美国解除经济制裁作为回归协议的基本条件。之所以伊朗仅愿意回归原本的核子协议,是因为在该协议中其付出的仅是暂停发展核武,但换来的是美国解除制裁后获得的数十亿美元、借由支持代理人战争继续于中东地区追求帝国霸权,以及持续进行其弹道导弹计划,对伊朗而言可说是高报酬的一项投资。

让步固然是在谈判中达成目标的重要手段,但问题是让步往往不会只有一次。同样地,美国对伊朗的让步将致使往后更多的让步——只是这让步将来自美国,而非伊朗。(作者为国立政治大学外交学系双主修朝鲜语系、以色列阿巴埃班智库亚洲政策计划学人、大九学堂第二届学员)

本文由:OD·体育(电竞)官网入口 提供

关键字: OD·体育(电竞)官网入口-在线app